让一个人变强大的最好方式,就是拥有一个想要保护的人。

喜怒形于色是需要资本的。

你为什么不理我。这是只有小孩子才能问出来的话,不在乎自尊,不在乎姿态高低。随着他们越长越大,所有人都渐渐学会了保护自己,在别人疏远前先一步动身,在别人冷淡时加倍地冷淡,在得不到的时候大声说,我根本就不想要啊!

世界上最好的安慰并不是告诉对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是苦着脸说“哭个屁,你看,我比你还惨”。

“永远”就像一个咒语,“永远在一起”“永远爱你”“永远是好朋友”“永远相信你”……这样的咒语,专门用来召唤“分离”“变心”“背叛”“怀疑”。 所以,永远不要说永远。

同情这种东西,就是在能够保全自身的情况下才会有的消遣。

世界上只有同类才可以做朋友,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往往只能在某个猎奇的时间里做一阵子开心的同伴。被时间的洪水淘过,最终仍然堆在一起的,一定是同样材质的小石头。

我没多少清晰的记忆 
恰好每个片段都有你 
时光像琥珀,凝结在一起 
光阴分不出前后顺序

同伴,不一定非要一起走到最后,某一段路上,对方给自己带来的朗朗笑声,那就已经足够。

世界上还有一种角色叫炮灰,她们资质平庸,她们努力非凡,她们永远被用来启发和激励主角,制造和开解误会,最好还要替主角挡子弹——只有幸运的人才能死在主角怀里,得到两滴眼泪。

成长的道路上总有更新奇的事情,更有趣的新朋友,人的心灵却很小,根本装不下那么多,所以一路前行,一路抛弃。

当你放下戒备,真心想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你就成了瞎子。

难过的时候就吃东西,因为胃和心的距离很近,当你吃饱了的时候,暖暖的胃会挤占心脏的位置,这样心里就不会觉得那么冷清,那么空落落。

那些旧时光已远去却又再相遇 
埋藏的回忆还剩下微笑的距离 
我只记得十年前你过分美丽 
我坐在楼顶,身边是你

既然已经这样,低眉顺眼给谁看?反正这个世界是没有办法被讨好的。